"特战小花"蓝天绽放

晨曦微露,薄雾在振翅机翼的挥动下开始散开。1200米高空,一名女兵纵身跃出机舱,朝着大地急坠而来。

半空中,伞花在雾气笼罩下时隐时现,直到看清着陆圈灰白的圈线后,女兵悬着的心才渐渐落地。"我要着陆啦!"突然从空中飘来女兵的声音,打破了训练场的沉寂。

" 操纵圈向左用力过大,着陆时考虑风向不周全……"虽然女兵犹如"精准点穴"般稳稳地降落在着陆圈内,但她还是写下实跳中引起微变的原因,为下次实跳提供参考。这名女兵是陆军第71集团军某特战旅女子特战小队下士徐晓林。

练兵场上,她举手投足间充满沉稳和自信,血性熔铸在这名"特战小花"坚毅的表情中。从军这几年,徐晓林的伞花在蓝天绽放近百次,她的身上也绽放了多处"光荣花",腿上那一道2厘米长犹如蜈蚣一样的伤疤让她记忆尤深。

一年前,徐晓林首次参加伞降实跳,坐到直升机里,虽然已通过了安全员的多次检查,可徐晓林还是有些紧张,双手紧握保险绳,手心里全是汗。

" 跳!跳!跳!"随着投放员一声声口令,队员们三步离机,依次跳出机舱,一朵朵伞花在天空竞相绽放。

苍白的脸颊、煞白的嘴唇。伞花开启,徐晓林由于心里紧张,整个下降过程眼睛紧闭,慌乱的双手,连近在咫尺的操作杆都找不到,直接偏离着陆场。伞绳拖拽,在她小腿上割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。

一些男兵私底下咬耳朵:"女兵就是女兵,基础圆伞就不行了,以后还跳翼伞呢!"老兵有句行话:"三肿三消,才上云霄;圆伞三十,方跳翼伞。"为了早日掌握伞降技能,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,徐晓林拼命地投入训练,成绩因此突飞猛进。

经过30次圆伞实跳,徐晓林迎来梦想开花,挑战翼伞。第一次实跳结束后,她整理好伞包又跟着第二组出发了。

不料,天上下起了小雨。当直升机再次腾空而起时,雨后的大地上雾气弥漫,视线受阻,徐晓林望着隐约可见的着陆圈,果断地跳了下去。两次失重后,伞花瞬间撑开,带着她向目标降落。

向左、向右……伞具像长在她身上的"翅膀"一样,使她精准地在圆圈中心着陆。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王吉 (FJ015)

评论

抽奖 App 洛溪资讯网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